句芒

自说自话

我知道诉愁这种事很烦,可完全忍不了

夜深人静还是忍不住会想,明天的归处在哪里,随着毕业的迫近,这种焦躁感越来越强,好像四年编织了一个我是一个人的梦就要被唤醒破碎了

哪有什么人样,就只是一缕漂浮的孤魂

可我还是想寻索一个归处,一个属于我的归处,家不能称之家,因为没有人等我回家。就像我那天和同学聊,大概在不算太熟识也肯定不会嘲笑我的人身旁才敢这么剖开最真实的自己给对方看,毕竟结果会怎样两个人都无所谓。我说,大概因为我从来没有从任何人那,包括父母,得到过任何东西,所以我的心肠要更狠一些,对别人的防备来得更重一些,所以不容易受伤,只是也不容易爱与被爱

刚结束一段恋情的同学听了这个应该会开心一点,毕竟相对于为未来还能否作为人而担忧,为未来是否还能遇到合适的人而担忧还是要明媚很多的

不知归处让我无比想在恐慌真正开始前结束自己,可是想死这种事背负太多灰色太让人生厌,就像我看到别人这么说也会同样因为嫌弃他的懦弱而感到厌烦

但我还不想死,这个世上还有很多让我愉悦和喜爱的事物存在,尽管这也是别人用才华和意识构造出的一个虚幻,但也是供我这种人去追逐去沉溺的精神体

如果有神灵存在,我知晓我至今为止的命运都是被眷顾的,我愿意相信,在等待被凌迟的半年里,我去找找你,但找不到就算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