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

自说自话

我必须隔一段时间就把自己浸泡在自己的坏情绪里,像照看一个会腐烂的伤口。如果只是一味遮掩,讳疾忌医,只能溃烂得更深,倒不如剥褪衣衫,对镜凝视,看清它的纹理,看它与皮肤连接处的边缘轮廓又生长成了什么形状,轻触,拭脓,点缀一朵火红的杜鹃。再缠上纱布,好像也并没有那么疼了。

再活一天吧,也许明天就可以遇见光,或者,梦见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