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

自说自话

夏有乔木,何以遗忘

不能说故事本身好不好,但这段书评写的不错。

玩具熊不说话°:



       即使现在,舒雅望还能想起当时的那一幕,他扶着古木栏杆,一步一步的走下来……——摘自《夏木》·写在开头


       花了一朝一夕看完《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似有囫囵吞枣的意味,只是实在受不了被故事情节折磨着,迫切地要一直看下去却又不愿直接揭晓最后的结局。


       用父亲的话说,我是一个在意故事情节的人。


       用Mickey的话来说,我是一个理性和感性并存的人。


       而作为我个人,我只想说,什么抬起头眼泪就不会落下的话都是骗人的。只因我大口喘着气抬头欣赏美丽的天花板时,有些冰凉的液体终究是很不听话地溢出眼角,划过脸颊,落在唇边,苦涩。


       雅望接到夏木离开的消息时,其实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受,反而平淡。我欢喜地以为这是因为看过的故事太多,心也跟着一点点地强硬起来,泪点也没有曾经那么低了。只是我偏偏忘了,实际上我是一个感性的人。


       看完整本书以后,我靠在墙上听歌,是华胥引的《一世长安》。从我站的地方隔着阳台望向窗外,引入眼帘的静物也颇好,连绵至远方不知名的树,温暖璀目的阳光毫无保留地洒落,映成一片带着碎金子般的浅绿色。


       其实我并不太喜好这样阳光灿烂的日子,终究是歌词里天青烟雨的意境比较动人。只是莫名其妙地,眼泪像是止不住地往外冒,记不清“夏木”还有哪些感人的句子,唯一句——“下辈子我们一定会遇到的,那时候,我一定会等你。那时候,你不来我不老。那时候,你一定不要把我丢掉。”


       我以为,夏木,美好如斯,当一世美好,永远停留在那一段时光里。


       那一年他还年少,倔强漂亮冷漠骄傲;那一年她还在笑,清晰温暖干净美好。就这样一辈子,她追着他打闹,他扑向她撕咬。那个伤口是流年里唯一的纪念。


       只是,终究不能。


       读夏木,就想到凉生,都是那样干净的少年,冰凉美好。忘了从哪里看到过的一句话,我跟你赌,赌你不幸福。原来所谓的“知道你不幸福我就安心了”,小米写道,这不是什么报复,只是很多时候,就连悲痛欲绝这种事情也是希望的得到回应的。


       看到小时代里插图上附的一句,To be blind,To be loved。其实盲目地被爱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悲哀。幸福的是你不知道有人这么爱着你,错过了不会难过;悲哀的是你终其一生也不会知道原来有一个人这么地爱你,对于有关你的一切,都甘之如饴。


       张爱玲说,你说你懂得生之微末,我便做了这壮大与你看,你说再热闹也终需离散,我便做了这一辈子与你看,你说冷暖自知,我便做了这冬花夏雪与你看,你说恋恋旧日好时光,我便做了这描金绣凤的浮世绘与你看。你说应愁高处不胜寒,我便拱手河山,讨你欢。总有人用生命去与这个世界和规则赌,无法说是否有意义,只是着实赚了我们这些看客的好些眼泪。


       没有那么多的不可原谅,时间会抚平创伤。夏木,小天……蔚然,夏彤……有一些留在记忆里的人,就让他留在记忆里,何必执著地抓着碎片不放,刺破了手也不知。




       读了这么多的小说,才发现最放不下的是夏木。也许是因为他是唯一的不能够幸福长久的人吧。夏木,夏木,这样美好的名字。都说天妒红颜,是否他真的是不被上天眷顾吧。


       雅望雅望,夏木总是这样叫她,生气的时候会喊她的全名。有些故事也许就在他不愿意她喊他弟弟的时候开始。故事的结局,他终究以为她爱的是小天,却微笑着离去。原来一开始我就错了,“终其一生也不会知道原来有一个人这么地爱你”,这真的是最让人揪心的事情。譬如舒雅望和夏木,譬如夏木和舒雅望。


       发呆的时候会听到心底的声音,看见脑海中的幻境。似乎有一个小小的孩子,他正扶着古木楼梯一步步走下来,面容精致,明晰干净,那双眼睛里似乎有着千言万语,却都被埋没在冰冷无尽的深渊里。那一年,那个孩子,他终于遇到命中的劫难却也是天使。他抿着嘴角,似乎有玻璃碎片折射光影碎落眼底。


       你本该美满幸福才是,那个叫做夏木的,小小的孩子。何必去管岁月流逝,光影凄迷。你本该吵闹爱笑才是,那个叫做夏木的,小小的孩子。哪怕未至眼底,不必在乎时光疏离,沉痛回忆。


       夏木,夏木,你本该如此。生活在一个没有悲伤和痛苦的世界里,那里会很安静,很美丽,没有黑暗、冰冷和恐惧,有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陪着你。雅望总会来找你,穿越人海,一一走过他们,带着温暖和笑意,拥抱你,你要等,守在原地。


       不要离开。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观天外云卷云舒。我本力求自己做到,却终究是做不到。于是我便安慰自己,也许是尘缘未了,时机未到。


       无爱无恨无嗔无怒,这样便好,一直到老,听雨声风声,看细数长流。夏有乔木,怎休思量,何处天堂,何以遗忘。就这样,地久天长。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许你,一世长安。

评论(1)

热度(13)

  1. 风墨白玩具熊不说话° 转载了此文字
    那时候,你不来,我不老。
  2. 句芒玩具熊不说话° 转载了此文字
    不能说故事本身好不好,但这段书评写的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