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

自说自话

【长相思】相伴何必相守 陌上柳依依

可能文风当时还不成熟,我去贴吧上看了很多评价得到这样的信息。
我也很喜欢相柳,他能够满足每个女孩心中所期待的轰轰烈烈。但他最终为了道义舍弃了小夭,这一点上他确实比不上十七,十七可以为了小夭舍弃天下。但他爱的让人心疼,让人觉得他太傻。
这样的结局确实是最好的,最轰轰烈烈的人还是永远记在了心头,他也有自己认为最好的结局,足够了。和十七相守的细水长流也是小夭的愿望。
可我仍爱相柳。
最终十七是化作粘在衣服上的那一粒米饭黏子的白玫瑰,而相柳成了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的红玫瑰。

星伢_闲言碎语:

之前在贴吧放过……既然开了号就放出来纪念一下好了。

1、相柳only(这只是看到结局难过了整整一个星期的产物……)

2、个人情感可能比较浓烈,我就只是喜欢相柳而已><

——————————萌萌哒分割线——————————

相伴何必相守 陌上柳依依


你是谁?你是谁?神农氏共工叛军军师?九头妖怪九命相柳?死斗场中存活的奴隶?还是那个风流一世的防风邶?

他们都是你。但你不是他们。

我多么希望,第一个敢戏弄你却又不带恶意的人不是玟小六,又或者,玟小六不是小夭,我希望你珍视的人不是她。

我一遍一遍地想,如果那个人不是她,你有没有可能不一样。

那,应该还是不可能的吧?

扳着手指,我可以细数出你的温柔。你被共工所救,于是一生不弃;你因袍泽而怜,于是终身不离。你为着与防风邶的交易,竟真的尽心尽力守在他的母亲身边服侍至终了。

打着公平交易的旗号,你将自己的柔软藏得那样好,没有人注意到,你的付出和你的得到皆不是为了你自己。

也是。你会需要任何事物吗?你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无所谓,没有什么真正值得你付诸一生。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会为那个叫小夭的女人心动呢?

她第一次见你,满嘴谎言,唯一一句真话是“无力自保,无人可依,无处可去”,她说的嬉皮,你还是察觉出了她的不信与孤寂。许是自那时起你就为她留了一份心,你开始不断地与她做交易。

你替她为轩解蛊,将蛊虫移至自己身上,交换令她满足你任意一个要求的权利,你开出的条件是“凡你所乐,都将成苦,凡你所喜,都将成悲”。这对于你们这些为了人生中的那些乐趣而活着的人来说,应是最无法忍耐的惩罚。

你化身防风邶,教导小夭学习箭术,交换她陪你一同玩乐的一个个下午。于是你们两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人,一个随性地走,一个随性地跟,相伴走过那一段漫漫红尘路。

小夭遭袭,生命垂危,通过蛊虫感受到的你抛下作战会议飞驰向她身边,无所顾忌地去她身边,你要救她的命。你说服了颛顼,带了她走,将她安置在海的贝壳中,一个又一个月圆之夜,你将自身精血给予她并帮她吸出毒素。你轻抚她的额头,轻拥她的身躯,你带着她一起如海的儿女般畅游。三十七年的相伴,对于神族并不是太长,可那近乎是人类最灿烂的的一生啊。海底那样静,你间或淡淡地说几句话,她就沉眠着默默地听,宁静而安然的美好上下漂荡着充溢在那三十七年的每分每秒。

你用三十七年救小夭一命,换颛顼许下的神农山山头一座。那是袍泽们的家乡,纵然宁死不屈,那些壮士依然渴望着死后魂归故土。

你接受璟的委托,他用三十七年对起义军的无偿供给换得小夭对你的那个承诺。于是你牺牲掉防风邶这一假身份,在小夭那场旷世婚礼上命令她“跟我离开”。你一举打碎小夭好不容易说服的自己,置天下人前的颜面而不顾,你一点都不在乎。你是多么飒爽而无所畏惧的人呐,身姿桀骜、俯瞰众生。抢婚也抢得如此堂堂正正、不容置疑,那姿态就像在昭告:你虽游离于世间之外,却又拥有着这世界。你啊,满足了我又一个苦涩而甜蜜的幻想呢。

最后一次在小夭醒着时见她,她因丰隆的死而恨透了你。你挑衅般提点她璟之死的幕后黑手应是颛顼,并要了她整整一鼎的血。她以为你在报复她,咬牙狠狠瞪向你。

当小夭再次死去,你通过阿念及时将小夭安置在附有她的血的海贝中,取自她的血又用于她,她因你曾给予她的精血而得以在瑶池中休养。你又不顾一切地去找她,利用情人蛊命命相连将她救活,又牺牲掉自己的一命将蛊虫诱杀,抹消掉她偷偷在狌狌镜里记录的有关你的画面。你给予了她重生,又亲自斩断你们之间所有的羁绊。这一次,你用她的命来换断绝。

然后,然后,然后你就死了。

回想这一次又一次的交易,你有哪一次要求了有关你自己的东西?你啊,每一次都用与小夭的情,来换与袍泽的那份义不是吗?

其实,你还是有私心的。

你记得小夭曾经说过“我无力自保 无人可依 无处可去”。

于是,你用防风氏的身份,教会小夭射箭,又搜罗了天下至宝做成了她能用的最好的弓箭经别人的手给她,让她有力自保。

于是,你通过海底鲛人,终于找到了失踪了的涂山璟,并且用小夭的血制作的药丸救了涂山璟,将涂山璟送到小夭的面前。让她有人可依。

于是,你带小夭看到大海的美景,又给了她海图。让她有处可去。

【有力自保,有人可依,有处可去,愿你一世安乐无忧】你将这句话刻在修改过的小夭送你的水晶球上,放入了大肚娃娃里。然后将外面永远存了封了起来。最后这个结婚礼物以敝君的名义送到了小夭手上。

 

 

颛顼曾是最靠近小夭的人,在一切感情都还未成型时,小夭已经可以为他付出包括生命的一切,她可以心甘情愿地被利用。但是他错过了,他错过了他内心深处最想要的,选择了永失所爱的帝王之路。

涂山璟最终得以与小夭在一起。虽说他舍弃了涂山璟所拥有的一切,却作为叶十七得到了玟小六,用所用换得所爱,他是完满的。可是他,毕竟也曾差点错过。

而你,我所爱的你。在我眼中你从不曾错过,你只是不想要,你只是并未想要去拥有什么。一如你什么都不在乎的性格。你不曾想完全拥有小夭,你知道你终将失去。不曾想真的推翻轩辕的统治,你知道他们治理得很好而你们终将毁灭。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要,所以你也并不在意别人都那样看重的生命。即是死,你也又一次换得了共工一命。

 

 

他们都说,小夭和璟在一起是最好的,如果你的结局不是死,那也没有更好的去向了,战死是一位将军应有的归处。我不否认这种看法,我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必然。

可是,这不能阻止我的悲伤。

即使桐华用于叙写你的消亡的笔墨那样少,我还是悲伤得哭泣。

生得随性,死得其所,你既自来,便自去吧。

我愿垂眸躬身,唯候您再度君临,睥睨众生。


评论

热度(20)

  1. 句芒shiya_ 转载了此文字
    可能文风当时还不成熟,我去贴吧上看了很多评价得到这样的信息。我也很喜欢柳相,他能够满足每个女孩心中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