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

自说自话

曾经恼它不识时务——在万物生长的春天,它却煞风景的掉叶。我每天站在办公室窗口,细细地看香樟在一片苍老的旧绿里抽新叶、萌新芽,看着新叶一天天腴润,老绿长吁一口气,某一天它突然就走了,哗啦啦地往下掉,好像完成了某种交接。然而,当看到满地落叶的一瞬间,我似乎明白了香樟为何经冬不凋,原来它是在等待——你不来,我怎么敢老去?

很久以前最想看香樟,被包围了半年多都没有认出它,最近开始掉叶子才注意到,想起这段话。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