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

自说自话

因为我真生气的时候大多是在生闷气所以看起来很好脾气,我努力巩固自己的城墙想让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完美无缺。固若金汤的防线被人不经意的掀起一角之后变得覆水难收,不自觉的投入太多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开始难受。要么薄情的一点都不肯给,要么沉重的让人负担不起,从来都拿捏不好的一个度。少了家人亲情的支撑好像别的再怎么经营也达不到想要的安全感,平添赌气罢了。我从来不否认自己的性格是有扭曲的,但扭曲到这个程度的自己我也是第一次认识。

我很害怕。

只要我自己救不了自己,那就谁也救不了我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