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

自说自话

唉,人啊,总是贪婪不自知

像我这样的,交朋友一直是个天大的问题,为啥嘞,可能是我对朋友的定义不大正确?不太会也不想依赖人?不会交流?

我也不知道呀

但是交代情况这个我还是说得清楚

这个问题大概从小就暴露了,我这个人就是倔,倔,倔得跟头驴,小时候班里总有大姐大小头目爱搞个什么组织反正不是我我也不愿意跟他们一气儿,最后搞得我和几个跟我玩儿得还不错的人被孤立了出来?excuse me?相信谁也知道校园冷暴力是个什么玩意,虽然也没那么严重,但性质是一样的,所以小伙伴在巨大的压力下(当时)一个个的没知会我一声就倒向了敌方。屁的个敌方,就是不想加入也不知道怎么就敌方了,真搞笑,反正最后就剩我一人了,最后怎么解决的我倒也忘了,不过最后还是愉快地相处到毕业了。也不知道怎么扯出来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总之,这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初的可能暗示了我有问题的开端(事件?)

再就后面了,不管哪个阶段,不管跟哪个小姑娘交个朋友都跟处个对象似的,还是以每次绝对的失败而告终。我就是嫉妒心重,永远学不会和朋友的好朋友一起愉快地玩耍。在我眼里,这个人是我朋友,那就只有这个人是我朋友,同时,我就会希望这个人能以同样的地位在心里与我处之。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每次都是我妒火中烧然后谈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这么多年我在心底承认的朋友少之又少,能留住的就更少了,甚至可以说没有,至少没能和一个敞开了心的好好谈过一次。到现在为止都是这么重复车辙过来的,我也不可能傻到还没注意出什么。但是注意到是一回事,改变然后做好又是另一回事。

虽然我说着到大学以后交友观变了,但也终归是没想交心所以不在乎他给我什么位置,懒得去计较什么,就还平平淡淡地过得挺好。时间久了一个念头冒上来控制欲也就上来了,我自己都掌控不了,所以吓得又赶紧把头压回去,也就这么回事了。所以我这种人写在小说里估摸就是”打断爱人的腿把他绑在家里也不能让他看别人一眼”的那种变态?

唔……反正有人这么对我我肯定觉得他变态,但我不一定不高兴。?什么玩意儿?前面抖s后面抖m又出来了?

所以在没有非谁不可的众多选择中,会选择我才怪。

借口也不一定,就是我对人不够好,不会对人好,太小心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