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

自说自话

一个熊孩子撒泼打滚求抱抱的故事


顶倒霉的是,你的信昨夜没有藏好,不知一放放在什么地方,再找不到,怨极了,想死。/总之,我待你好。心里很委屈,不多写,祝你好。

我一定要吃糖,为着寂寞的缘故。

你是我心里顶溺爱的人。

我愿意懂得"永恒"两字的意义,把悲壮的意味放入平凡的生活里,而做一个虔诚的人。

我知道你顶明白我,还巴不得把心的每一个角落给你看才痛快。

我当然不愿你生我气,但与其蒙你不关心我,倒还是生气的好了。

(你不准我给你写信,)但是我希望等番茄种子寄出之后,我还可以有写信问你有没有收到的权利是不是?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又写信了,你要不要打我手心?

你如不爱我,我一定要哭。你总不肯陪我玩。

passive

不许你再叫我朱先生,否则我要从字典上查出世界上最肉麻的称呼来称呼你。特此警告。

我殊想不到待你太好会构成我自己的罪名。我心里有无限的屈辱。


未完待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