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

自说自话

这大概是我至今为止人生中第二次特别想打电话找人说说话,第一次是高三一次模拟考的前夜被热的晚上三点都没睡着,又难受又委屈又害怕,摸着手机跑到阳台打开了我妈的通讯页面又怕打扰他们睡觉让他们担心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第二次就是今天,窝在武汉郊区一个破败平房的潮湿下铺,听着外面时大时小的雨,想着以后可能出现的种种生活状态唯独想象不出我可以孤零零地如机械一样每天按着固定的设置操盘运作,可能我没我自己想象的那么没心没肺,那么潇洒,那么强大。我在害怕,真真切切的。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