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

自说自话

中间拖过了一个复习周和考试周才终于把朱生豪的信件看完,实为才疏学浅写不出什么好的读后感。

只是整个人被一股的哀伤笼罩,为着朱生豪的命定,为着他的痴情,为着他的呕心沥血,也为着清如痛失爱人后生理上和精神上承受的苦痛。

他们的爱情自然不必说,他们通过信件透漏出生活的点滴,小事,牢骚都让人对上世纪前叶为着文化事业孜孜不倦的工作者的生活状态有了全新的认识,琐事也变得异常可爱起来。我为着能读到这份无价的文化遗产庆幸不已。

我想称之为信件而不简单归为情书确实如后记整理所说它远远超过了情书的概念,想称朱为文化事业工作者而不是文豪是想保留他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那份低调谦卑的亲切感,一个撒娇要糖吃的小鬼,一个活生生的生活情绪可见的走过北四川路的人,而不是束之高阁的被护封紧紧包裹的精装书。

情绪欲出于喉又哽胸中,心疼。

看完这些再不去看朱译的莎剧简直对不住他为了遣词造句的苦心琢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