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

自说自话

最近一个月都在玩一个叫做消灭16开旧盒子的游戏。

加班一点都不好玩,除了晚上回来的路上看到路灯下层叠的影子能生出点顾影自怜的味道。

两个月快极限了,再多就要有更多的接触和更进一步的关系,这是我最受不了的。作为一个客客气气的点头之交我或许可以很健谈很照顾很包容,一旦再升一级就会像变了个人似的无厘头地要求更多变得苛刻,徒增一杆秤不时就悄悄拨拨砝码。我知道这样不对,知道这样不对但是,就能改掉了吗。

突然又萌生出了之前被坚决否定掉的选择,脸打得啪啪响,所以什么话都不能说太绝啊,变数这么多只能坑自己。

毕生理想是做一个半职太太,有一个安稳幸福的家庭,和一个相对自由的职业。关键是这个职业,我知道自己的性格适合什么,但是问题来了,又想问会不会太晚了这个蠢问题。

刚买了几件入秋的衣服(虽然现在还是热得一出去就想自燃),像被报复没有叫上室友一起,马上又被推荐了一家店被拉去买买买,已经看好准备下单了……所以这能怪我吗!

用掉了十一准备去玩的钱,我有着一颗吹口气就翻个个儿的出去浪的心( ¯ ¨̯ ¯̥̥ )

最完美的离婚,拖了太久看的时候都没有原来该有的情绪了,别人泪目的时候就只是干瞪眼。

结夏说,我又不是为了获得幸福才去喜欢一个人的。

如果喜欢一个人连最起码得幸福感都不能得到却还是要去喜欢,是不是因为看自己的人生太顺眼了非要自己伸脚给自己使个绊子?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