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

自说自话

近段时间我对自己状态的评价比较接近于扫描仪,非常贪婪地想一字不差地将自己接收到的感兴趣的讯息和书籍扫描进肚子里,纷乱不安之后是宠辱不惊的平和,或者说游离于情绪和现世外的平和。没有故意拔高,只是觉得被动地选择继续这么活下去再怎么不也就是这个样子么,你还在期待什么,而你还能期待什么。

当然我也不否认两天前的自己无比狂躁,说不出原因。可能是室友都回家了舍不得,走之前挨个拥抱了下,可能是自己也有点想回那个不想回的家了,可能是稿子没改完到交的时间了,可能是对未知实习任务的恐惧和担心蠢态的暴露,可能是不久就要被迫离开最后的温柔乡而被投放到前途未卜困难重重弱肉强食的大海了。而不争气的自己丝毫没有掀起腥风涛浪的野心,只想找到台风眼中心被温柔的暖流所包围的洞穴,偏安一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