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芒

自说自话

一点都不能否认我在日常人际关系中就是个和稀泥的,反正只要是涉及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就很微妙,大三下最后一个有课的学期,为了分组这点事搞成这样也是不值得。
具体过程就不说了,反正翻脸的两边我是都没跟走也都没得罪,翻脸连累到我的也专门来和我解释了,反正我没有很在意也就无所谓原谅不原谅。宿舍现在风平浪静的表面下一片波涛汹涌,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大规模的不满中勉强维持着的平和,不过再走错一步就岌岌可危不可收拾了。然而我们居然都这么适应了。
在对自己的定位上我一直是很清楚的,跟所有人都不远不近几乎是原则,所以对产生这种无论在谁心里我都不是第一顺位的局面很是了然,也不难过。跟A有意无意提过两次,她都很积极地向我解释希望我不要误会,虽然不知道解释中几分真假而且我也并没有想听到个解释,不过逗着还是挺好玩的,反正我提的时候对面解释的时候我是都没往心里去的。
心理防线过高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不容易被背叛,恼羞成怒或震惊难过。说到背叛这个词很幼稚,但并不能否认它在关系破裂中的关键作用,虽然被背叛与否都只是主观感受,但这种感受一旦形成所产生的后果却超乎想象。现在自己这样真就挺好的,穿着一件真空防罩,继续与这个世界和平共处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