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笑春风

自说自话

刚刚一口气订阅了女神三本书

我要把我没订阅的一本本补上来

太喜欢女神了(。>∀<。)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不但大胆我还膨胀

我在说啥不管了

好开心呀ꉂ(ˊᗜˋ*)

“想陪你看月落重生灯再红”

啊,我的心脏!

唉说实话对丧尸题材有点接受无能,我对这块的文化不是很了解,丧尸这个词感觉应该是西方传入的吧,我们这祖传大概是僵尸?

但我对神话题材倒真是喜欢,包括妖神鬼怪灵异,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喜欢万物有灵,皆怀敬畏。大抵这妖神鬼怪也都要分出个好坏,但这种设定是建立在人性基础上的,固有善恶,但同样复杂,不能简单说出个黑白是非分明。

就像神明也会有自己的私心,而恶神则追求无止境的欲望。妖更复杂一些,有些能幻化人形的,也有给人做式神坐骑的,既然能幻化成人形,那肯定少不了跟人相处,就算有些思想简单些,也有一定人的逻辑,而妖兽多半也是可以养熟的,要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鬼就更不用说了,原本就是人,但通常都是因为执念太深而不得超度,当然大多是怨念,可就算是厉鬼,一般讲出生前遭遇不给一分也要给半分同情的。

总之这些都是有情感有情绪的,好坏不说善恶不说,都是能让我们产生一点同理心反观自己的,有些不合适的事做出来甚至让我们觉得情有可原,反正人也不都是好人、善人。

但丧尸这种东西不一样,它就是行尸走肉,已经不存在一点点意识了,如果说它靠什么在行动,参考黑执事葬仪屋的说法是凭本能去掠夺自己所没有的,当然就是灵魂了,所以想要杀人。这种就不存在任何沟通性了,甚至敌我不分。

当然可能一般丧尸出现也不是为了感知丧尸而是对活人人性的考察。

想把买的几本词汇书直接灌进脑子里

背个单词怎么这么难(メ`[]´)/

我知道诉愁这种事很烦,可完全忍不了

夜深人静还是忍不住会想,明天的归处在哪里,随着毕业的迫近,这种焦躁感越来越强,好像四年编织了一个我是一个人的梦就要被唤醒破碎了

哪有什么人样,就只是一缕漂浮的孤魂

可我还是想寻索一个归处,一个属于我的归处,家不能称之家,因为没有人等我回家。就像我那天和同学聊,大概在不算太熟识也肯定不会嘲笑我的人身旁才敢这么剖开最真实的自己给对方看,毕竟结果会怎样两个人都无所谓。我说,大概因为我从来没有从任何人那,包括父母,得到过任何东西,所以我的心肠要更狠一些,对别人的防备来得更重一些,所以不容易受伤,只是也不容易爱与被爱

刚结束一段恋情的同学听了这个应该会开心一点,毕竟相对于为未来还能否作为人而担忧,为未来是否还能遇到合适的人而担忧还是要明媚很多的

不知归处让我无比想在恐慌真正开始前结束自己,可是想死这种事背负太多灰色太让人生厌,就像我看到别人这么说也会同样因为嫌弃他的懦弱而感到厌烦

但我还不想死,这个世上还有很多让我愉悦和喜爱的事物存在,尽管这也是别人用才华和意识构造出的一个虚幻,但也是供我这种人去追逐去沉溺的精神体

如果有神灵存在,我知晓我至今为止的命运都是被眷顾的,我愿意相信,在等待被凌迟的半年里,我去找找你,但找不到就算了

虽然说这次是能力考撞上了期末,期末又特别火葬场,但N2都差了个几分没过还是有点打击的,不,很打击。出分那天看着老师的微博各种报喜,什么学完了初级就过了N2的,一个学完了中级的不知道如何自处。所幸我这个人心大,刻意忽略那些信息忍了两天也就风平浪静了

我大概知道自己问题出在哪,词汇,然后听力一点没练习

但是还是忍不住陷入自我怀疑,我是心高气傲了吧,眼高手低了吧,又不踏实了吧,还是我就是事事不行

马上开学的现在,正是班里准备保研的同学争得最头破血流的时候,同寝室有个成绩比较好的同学因为加分项被绊住了,这一块在我们学校可以说是特别黑了,黑得与众不同。听同学擦着腥风血雨的边讲了其中的一些事,顿时觉得自己的世界还是单纯过头了,且不说成绩不上不下根本够不着这一块,就算在这里边我估计都懒得靠各种手段争个你死我活

又宅又丧又没追求,典型的阴柔气质倾向和低不确定性规避,大概逃避和自我安慰是最擅长的事了,虽然我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晚上去看银魂,笑一笑,笑一笑又什么都忘了

不过能执着一件事对我来说已经很开心了,磨洋工似的,时间久了,我要是就死皮赖脸地纠缠着你,你还能一点回应都不给不是?这次也冲动消费,看了一篇经验文之后马上在当当下单了一套N1的书,也好

日常沉沦在各色男声和清冽的女声中

今天依然做做梦,还是觉得能开家小店就太好了,研究研究食谱甜点,咖啡一杯酒茶各一杯,每天选一个不同主题的歌单。看看书写写字听听曲填填词,会画张小画就更好了。人生终极梦境。

做梦真好

朱筠论《去者日已疏》

起二句是“子在川上”道理。茫茫宇宙,去、来二字概之;穰穰人群,亲、疏二字括之。去者自去,来者自来。今之来者,得与未去者相亲;后之来者,又与今之来者相亲。昔之去者,已与去者相疏;今之去者,又与将去者相疏。日复一日,真如逝波。

大佬开口讲话,一定要以把人绕晕为目标。

说实话在林林总总的小说题材里,非但不会给我带来吸引,反而让我从心底里产生一定排斥的莫过于机甲和星际题材的了。可能是因为学不好理科,掌控不了的科技素材,对于我这种过得过于理想化、情绪化、感性化的人来说毫不相干,甚至背道而驰。不关心政治,也不关心未来,人类的未来。
当然,是的,我也一直在说人的想法是每时每刻都在变的,因为正在看的专业书中的一句话的提点,好像更能理解这种好奇和不断探索的心理能量了。以前是与我无关,现在是开始理解,并且想要理解。
渊源来自生活方方面面各种微不足道的影响的积聚。路上广播台不经意听进去了一耳朵的话;一个最喜欢的网文太太新开了个星际题材文的坑,出于对她喜爱已经超过了对这类题材的抗拒产生了尝试阅读的想法;由烟大对《inside》的解说突如其来的对革命和科技关键词的抓取,故事剧情引起的一点思考;系统工程课瞄了一眼的出现在ppt上的内容;奇葩说的脑洞题牵扯出的对于高级物种的态度,以及反观人类作为高级物种的态度。说到这想提一句,我一直觉得人类如果在某一天遭遇灭绝的危机很可能的原因就是由人类自己招致的,毕竟我们活得太傲慢和自以为是了,某个不是出于故意带来的变数很可能直接将自己送上刑场,当然中间不外乎一些有钱有权的人会另辟蹊径自救,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大多数的平民群众都是遭殃的,而且那些自救的成功的可能性也有待商榷。
其中个种原因吧,让我开始向这个领域方向瞩目,迈出一步。是好事。

一点都不能否认我在日常人际关系中就是个和稀泥的,反正只要是涉及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就很微妙,大三下最后一个有课的学期,为了分组这点事搞成这样也是不值得。
具体过程就不说了,反正翻脸的两边我是都没跟走也都没得罪,翻脸连累到我的也专门来和我解释了,反正我没有很在意也就无所谓原谅不原谅。宿舍现在风平浪静的表面下一片波涛汹涌,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大规模的不满中勉强维持着的平和,不过再走错一步就岌岌可危不可收拾了。然而我们居然都这么适应了。
在对自己的定位上我一直是很清楚的,跟所有人都不远不近几乎是原则,所以对产生这种无论在谁心里我都不是第一顺位的局面很是了然,也不难过。跟A有意无意提过两次,她都很积极地向我解释希望我不要误会,虽然不知道解释中几分真假而且我也并没有想听到个解释,不过逗着还是挺好玩的,反正我提的时候对面解释的时候我是都没往心里去的。
心理防线过高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不容易被背叛,恼羞成怒或震惊难过。说到背叛这个词很幼稚,但并不能否认它在关系破裂中的关键作用,虽然被背叛与否都只是主观感受,但这种感受一旦形成所产生的后果却超乎想象。现在自己这样真就挺好的,穿着一件真空防罩,继续与这个世界和平共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