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笑春风

自说自话

先前,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我们只道一个人的一生非常简单,一张薄薄的纸上半行轻飘飘的字便随意揭过了一个人的一生,后来的读者大都不愿深究,仅凭这只言片语就主观地给这个人打上标签盖个戳证明自己了解过了。但这人一生的遭遇,难能可贵的成长,思想的不断变迁,没有人记得,没有人深究,也就没有人了解。可是谁又是简简单单几个字就能被概括所有的呢。我们道他深情,谁知个中年岁里他有没有过怨恨不甘。我们道她端庄,谁知念头一闪中她有没有过自甘堕落的挣扎。人总是过于复杂的,没有谁能真正看透谁,包括自己。集体的关系总是微妙的,其中的平衡点总是在匪夷所思的地方保持又在出乎意料的地方打破。我不敢思考终极问题,怕人类太过于渺小,怕追溯的尽头是空虚,越糊涂越肤浅越快乐。

晚上脑袋不清醒的时候容易乱写……见笑

好了牢骚发完了最后结局还是被治愈 的皆大欢喜就对了

生活嘛

^_^